您现在的位置: 美克新闻网 > 娱乐 > 红星评论|请愿“雪莉法”,是世人对她最后的爱

红星评论|请愿“雪莉法”,是世人对她最后的爱


2019-12-02 16:50:56   【  】    【打印】    【关闭


韩国女演员雪莉的一生被固定在25岁。有些人对雪莉的死麻木不仁,而另一些人则责骂他。然而,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反思并采取行动。雪利酒之死引发的巨大舆论漩涡预计将催生一部反对韩国网络暴力的“雪利酒法”。

雪莉从童星开始她的职业生涯,最初名叫崔真理。她11岁时参加了征兵,成为了一名实习生。15岁时,她成为了f(x)妇女团体的成员。她主演了许多电视剧和电影。雪莉因其大胆的行为方式经常受到互联网的攻击。几乎她instagram上的每条推文都遭到了辱骂。据媒体报道,雪莉的经纪人说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警方最近的调查排除了谋杀。

当抑郁症患者遭遇网络暴力时,雪莉的死揭示了世界无情的一面。

雪莉的死使人想起了阮於陵。20世纪30年代,一代中国最佳女演员阮於陵留下最后一句“令人敬畏的话”自杀,享年25岁。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相同的目的地,我们为年轻女性的命运感到悲伤,甚至为环境的恶劣感到悲伤。随着时代的变化,令人敬畏的“人类语言”已经演变成今天的在线八卦和暴力,甚至更具破坏性。

学者基思·桑斯坦(Keith Sanstein)在他的著作《极端人群》(Extreme Crowd)中曾经解释过为什么互联网的存在会让人们走向极端:当人们处于观点相同的群体中时,信息的交换会支持彼此的观点,更容易滋生极端的想法。由于巨大的“耳语墙效应”,互联网已经成为极端思想的温床。在极端思想的驱使下,个人更有可能超越道德控制,对另一个表达“异议”的“外国人”使用言语暴力。

在这个群体的眼里,雪莉就是上面提到的“外星人”。

对雪莉来说,网络言语暴力似乎是不同个人的行为,但实际上是一种社会行为。这不是由一个人做的,而是由整个社会来帮助那些匿名的犯罪者。互联网技术为匿名逃避指控提供了空间,而男性主导的社会中的女性禁忌为对雪莉的敌意行为提供了“合理的动机”。

面对辱骂,雪莉还对着镜头恳求道:“我觉得很多人只给我戴有色眼镜,观众朋友,请爱我一点。”这个“团体”忽略了雪莉的悲伤和愤怒,直到雪莉结束了她的生命。

雪莉死后,韩国清瓦台的请愿公告栏上发布了一份请愿书。请愿人要求政府颁布《雪利酒法》(Sherry Law)——实施实名制网络系统,限制恶意评论、谣言和言语攻击,打击网络暴力,防止类似雪利酒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截至10月16日,该请愿书已获得200名知名社会人士的支持,其中包括韩国国会议员和近1万人。韩国表演艺术管理协会(Korean performance Arts M anagement Association)甚至明确表示,为了避免未来对流行文化艺术家造成更大伤害,它不会停止对网络攻击的道歉和反省,而是会委托调查机构采取强硬措施向政府提出质疑和请愿,以严厉惩罚那些犯下言语暴力和恶意信息的人。

尚不清楚《雪莉法》最终是否会颁布。但是,我相信,只有堵塞法律漏洞,依法限制网络言行,我们才能有转向理性表达的法律基础,才有可能限制“喷雾模式”和网络暴力。每个人都有麦克风,但是每个人都对演讲负责,应该成为底线和共识。

法治的进步以生命为代价太沉重了。无论这一过程如何,人们仍然期望颁布反对网络暴力的“雪利酒法”。毕竟,失去的生命需要尊重和安慰,无数可能遭受网络暴力的“雪利酒”需要得到善待和保护。

红星新闻评论员文阳

编辑周林

广西快3 江苏11选5投注 500彩票

© Copyright 2018-2019 link-screen.com美克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